杨紫许凯《承欢记》不温不火,“新概念现偶剧”都面临哪些问题?

搜狐娱乐专稿(山今/文)杨紫许凯主演的《承欢记》,或许可以代表很多现偶剧的境况。

它改编自亦舒同名小说,不再是晋江产物;它自称“都市情感剧”,绝对不是“偶像剧”;它开播首日收视峰值破2,开局不错,但整体数据不温不火,且没有出圈的讨论与话题。

它做出的改变,是现偶剧正在努力自救的痕迹。而它囿于难破圈的现状中,也是新概念现偶剧正在面临的问题。

01 “都市情感剧”《承欢记》

在宣传中,拥有明显偶像剧主演配置的《承欢记》,自我定位是“都市情感剧”。

它确实做到了一些不同。《承欢记》并没有急于将剧情引入男女主感情线,头几集中,男主角许凯的戏份并不多。直到第11集,整部剧进度接近1/3时,女主角才和牛骏峰饰演的男友分手。

大量篇幅被用来铺陈女主麦承欢的职场环境与家庭关系。比如第一集开篇即从女主家庭戏份展开,母亲指责男友让女主晚归,女主周旋于母亲和男友之间,直到女主父亲假装崴脚才结束了这场闹剧。

这场戏交代了女主的家庭关系和矛盾,直观呈现了女主生活的世界——强势蛮横的母亲、和稀泥的父亲以及不够成熟的男友。

==

相较于去年被集体抨击“歹毒”的现偶剧,《承欢记》也试图做出一些改变。

女主角麦承欢有事业心,不会因为恋情干扰工作。男友为应付家人去相亲,她得知后第一时间对男友指出问题;男友在她公司活动上当众求婚,她第一反应也是让男友离开。

男友隐瞒富二代身份,她生气被欺骗三年,但也向好友坦言,刚知道男友是富二代的真相时内心有点窃喜。

坚强、善良、被母爱“绑架”、容易妥协与过度奉献,麦承欢是一个站在生活中的角色,而非传统现偶剧中个性模糊、只为爱情而存在的女主。

然而,改变仅止于此。

加入了大量“都市生活”元素的《承欢记》有些失衡。

《承欢记》里呈现的都市女性生活,狗血又套路。编剧增加了很多与原著小说背道而驰的剧情,比如男友隐瞒富二代身份、男友姐姐嫌弃女主家境普通、男友父亲的婚外情对象是女主老同学等等。

同时,这种生活化又不够彻底。为了强调男女主感情线,编剧将原著末尾出现的男主改到首集,身份也变成女主领导以及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。原著的女性解放立意随即变成了当下时兴的“伪骨科”CP。

要知道,亦舒的原著小说实际是开放结局,女主并没有回应男主“或许我俩应当结婚”的邀请。那是一个女性逐步摆脱婚姻制度与原生家庭桎梏,获得身心解放的故事。

对于想看感情戏的受众来看,前期男女主的感情线迟迟没有展开,女主周旋于职场、家庭与男友中的戏份占据了很大的篇幅。

类型元素的失衡,实际让《承欢记》对生活剧和偶像剧的受众来说,都不是最好的选择。

02 自救指南

相较于古偶,现偶剧实际已经很久没有诞生爆款了。去年《我的人间烟火》《以爱为营》还暴露出现偶剧长期以来的问题——制作不走心、价值观陈旧落后、人设套路等等。

实际上,现在已经很少有剧集愿意高举旗帜,自称为“偶像剧”了。

《承欢记》是都市情感剧,《去有风的地方》是田园治愈剧,《爱情而已》是都市情感舒缓剧,《听说你喜欢我》是都市综合剧,《我要逆风去》是都市励志情感剧……

这其实可以看做是现偶剧的自救行动。无论从平台、演员还是观众的角度看,单纯的甜宠已经无法再满足各方的需求,与其他类型元素的嫁接、融合是必然走向。

《承欢记》放大原生家庭戏份的比重;《脱轨》增加大量悬疑、奇幻元素;《去有风的地方》讲女主独自来到云南治愈被都市快节奏生活摧毁的身心,符合近几年“逃离北上广”的时代风潮……

一定程度上,类型的融合能够增加看点与观众代入感,以及让爱情故事拥有更高的立意。

现偶剧的另一层自救,来自IP源头的转移。

之前,晋江文学城是国产偶像剧的IP库,但晋江IP存在较为明显的过时问题。

现在很多成功影视化的IP,可能是过去IP热潮期囤下的。本就快餐化的网文显然很难经得起时间考验,如《我的人间烟火》改编自2017年的《一座城,在等你》,“歹毒”的评价已经证明了它的过时。

同时,晋江本身有低龄化趋势,一项2020年的调查显示,晋江文学城的用户集中在18-29岁,其次是17岁以下的用户。所以即便《偷偷藏不住》《错撩》(《以爱为营》原著)是2020年前后出现的甜宠文,但由于主要迎合的是低年龄段读者,影视化后暴露的问题显而易见。

内容同质化也是晋江IP逐渐疲软的原因。无论是校园剧《白日梦我》《难哄》还是《错撩》和《你也有今天》,学霸和总裁共用外冷内热人设,恋爱桥段如同复制粘贴。

如今,越来越多的现偶IP出自豆瓣阅读等非大型网络阅读平台,IP源头的转移正悄悄改变现偶剧市场。

比如豆瓣阅读的现偶IP更注重女性成长,所塑造的都市男女关系更成熟、细腻,也更符合当下都市年轻人的价值观,这无疑弥补了传统IP中被诟病的价值观过时问题。

豆瓣8.1分的现偶剧《装腔启示录》就来自豆瓣阅读,作者柳翠虎的《这里没有善男信女》也被改编为《半熟男女》,田曦薇辛云来主演,目前已杀青,有望上半年播出。

即将播出的《春色寄情人》同样改编自豆瓣阅读的小说《情人》,李现周雨彤主演,男主是遗体整容师,女主身患残疾,在现偶剧中属于比较新颖的设定。

知乎盐言、番茄小说也是如今备受关注的网文平台。比如知乎IP大多走爽文+女性配置,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晋江IP的匮乏,豆瓣7.4分的短剧《执笔》与《为有暗香来》均来自知乎,这两部剧的设定都是“恶毒女配”觉醒自由意识。

经典IP也在复苏。除了《承欢记》《玫瑰故事》,亦舒的《嘘》《开到荼蘼》《她比烟花寂寞》也即将影视化。

亦舒小说文本更成熟,她擅长描绘都市年轻女性,主张经济独立,一定程度上契合当下价值观。比如原著《承欢记》中的麦承欢有事业心,其好友毛咏欣是独身主义,两人都是追求事业和个人解放的女性。

更注重内容本身而不执着大热IP,更注重成年女性群体而非固守过时价值观,对现偶剧来说,或许是一个不错的转机。

03 既要又要,不是好解法

突围自救正在进行,但尚未成功。

这些新概念现偶剧并未收获如预期般亮眼的市场表现,整体都缺乏破圈的讨论度与话题性。

从《承欢记》中或许可以窥见新概念现偶剧如今普遍存在的问题——既要又要。

《要久久爱》爱情、校园叠加悬疑,但也难逃现偶套路,设置了“两女争一男”的多角恋剧情;《我要逆风去》加入了商战元素,但开篇实体行业与电商行业的碰撞太过浮夸,宣传中也时刻突出男女主CP感;《承欢记》在女主还没和男友分手时,就迫不及待地营销起了“伪骨科”CP……

既要增加各种类型元素追求“去偶像剧化”,又放不下偶像剧的热度与受众。如此瞻前顾后,导致类型元素无法平衡,最终两头都不落好。

那些口碑较高,但依旧没能获得超预期市场表现的新概念现偶剧,或许面临着更深刻的问题。

它们或囿于规模较小的制作体量,如轻量IP《装腔启示录》没有大流量演员,这类型作品吸引力不如大IP或流量演员加持的剧集,转化缓慢的口碑难以在剧播时给予热度加成。

或囿于小众题材,如《爱情而已》体育+姐弟恋故事在现偶剧中属于小众题材,口碑难破圈。

虽然,新概念现偶剧们还没能完成自救,但并不能否认这是可贵的探索。

打造更符合当下的作品,逐步摒弃过时、套路、唯IP论的不及格作品,同时给予非大热IP更多资源与时间,现偶剧的自救才能真正出现曙光。
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