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人负责大纲5个枪手代写 甚至还有未成年人丨起底短剧编剧帮

在“月入十万不是梦”“两部剧收入过亿”的诱惑下,越来越多的人正在挤入短剧。

今年春节,抓住“财富密码”的短剧正在掀起一股新的掘金潮。据艾媒咨询预测,2024年短剧市场规模超504亿元,2027年将超1006亿元。

造富诱惑之下,人人都想来赚短剧的钱。相比短剧拍摄、投流等高成本“玩法”,越来越多普通人瞄准了“写短剧”这个低门槛的赚钱新机会。

在社交平台上,一边是越来越多的短剧平台编辑在线“吆喝”收剧本;另一边则是金融从业者、网文作家、大学生等纷纷“跨界”写短剧。

“我们这边很多兼职的短剧编剧来自各行各业,甚至还有未成年人,但只要你能写出来卖出去,这个钱就是你的。”某知名短剧平台剧本编辑米花(化名)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表示。

一部5万字的短剧剧本,保底价1.5万元,如果一不小心成为爆款,还能享受源源不断的分成收入,在当下供不应求的短剧市场,怎么看似乎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。

但短剧编剧的钱真的好赚吗?虽然“围城外”的人看着月入10万元不是梦,但对于“围城内”的人而言,月月入10万元正在变得遥不可及。人人都来写短剧的热潮背后,这个生意的真实生态和未来风口又在哪里?

人人都来写短剧 “有未成年人拿家长身份证来签约”

“收短剧剧本!保底1.5W起加分成!”“海外短剧收稿2W起”“单本1.5W起,分成千5起”??社交平台上,随处可见短剧平台编辑在线“吆喝”收剧本。

米花就是其中的一员。她的社交平台不仅成为收剧本的“广告地”,邮箱里更是挤满了短剧剧本。“我昨天收到了20个剧本,前天有5个,平均一个月在200本。”

在成为短剧剧本编辑之前,米花写网络小说。半年前,爆火的短剧让她心动,想要赶一赶这波风口。米花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坦言:“都说短剧是赚快钱,但只要这波钱我能赚到就可以了。”

在米花的社交账号上,有不少人询问价格,推销自己的剧本。米花观察到,向她投稿的短剧作者无论是年龄跨度还是行业跨度都很大,“甚至还有未成年人,拿家长的身份证来签约”。

从金融跨界而来的李梦(化名)早在2022年就押注了短剧赛道,95后的她现在是一家短剧剧本工作室的负责人,过去一年多他们一共写了30多个剧本。工作室的十多位编剧,基本是Z世代,最小的是2004年,还在读大学。

造富诱惑之下,人人都想来赚短剧的钱。有不少网友在网络上分享自己写短剧的收入,一位网友称自己接触短剧6个月,三个剧本共卖了3.6万元。

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从多位从业者、行业人士处了解到,目前市面80集—100集的短剧,其剧本大概在5万字,剧本售卖的保底价格基本在1.5万—2万左右,个别头部爆款编剧的剧本价格大概5万元;而分成基本在千分之三到千分之七之间。

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秘书长、编剧帮创始人杜红军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称,相比电视剧、电影的职业化编剧,短剧编剧一开始更多是一些网文创作者或新人编剧,入门门槛相对比较低,但也在短期内给了很多人一个新机会。

不过,李梦却并不建议毫无基础的新人再进来了,“太耗时间成本了,而且今年开始,不是你自己摸索、自己研究就能研究出来的”。

1人负责大纲5个枪手代写 去年赚50万元很轻松

对于当下频频引发热议的“短剧编剧月入10万”的话题,多位受访者均向记者指出,这样的编剧肯定有,但不会月月都入10万元。

“2023年,我差不多赚了50万元,比较轻松,就是写剧本,没做其他的。”跟着风口走的李梦在谈及“成功秘籍”时告诉记者,“我们就是随大流,跟着市场走,什么火爆、排行榜上什么类型多,我们就写什么。没有去考虑所谓的高质量,说实在的,因为高质量可能是一些个人编剧要去考虑的,工作室还是以赚钱为考量”。

虽然在时间上,看似李梦比较自由,但她却时刻绷着一根弦,“通常我一个人负责写大纲以及与售卖平台对接,每阶段的大纲定好后,就交由5个‘枪手’来完成细化”。

据李梦介绍,她的枪手有一定的流动性,多以兼职性质的00后为主,大学生群体是她最喜欢的。

不过,短剧剧本生意今年却没那么好做了。

“今年开年时,我们向多个平台共计上了10个剧本,结果全部被‘毙了’。”李梦苦笑道,这是她没有预料到的,“2023年我们只做同质化的剧本,比如主角发生意外,就是需要‘熊猫血’,这种‘成功’我以为可以长时间复制下去,没想到同样的‘配方’今年都失灵了”。

为此,李梦去找了做编剧以及在短剧平台上班的朋友请教,“我觉得比较迷茫,需要和他们聊天激发一下自己,但他们也很迷茫”。

“今年,平均每月我大概会收到200个剧本,但最终能有一两个通过审核就不错了。”米花对此很无奈,严重的同质化导致了高达98%的淘汰率。

平台选不上,编剧写不出,在僵持了几个月后,李梦终于找到了一个突破口——微创新。“找我们定制的平台,要求我们做一些小的创新。举个例子,我们之前会做‘追妻火葬场’的桥段,现在还是继续做这个,不过要在这个核心上叠加一个小变化,但改动幅度不能太大,避免后期两极分化。”

“几人省一顿饭钱就能拍部短剧” 市场单天投流量超5000万元

不舍得给“优爱腾”充几十元的会员费,却愿意为短剧轻松掏出百元,似乎已成为当下的消费新趋势。

艾媒咨询数据显示,2023年中国微短剧市场规模达373.9亿元,同比上升268%,预计2027年市场规模超1006亿元。横向对比,2023年中国电影(600977)总票房549亿元,短剧市场规模已接近电影市场规模的70%。

“短剧产品给大众提供了一种情绪价值,旺盛的短剧市场也倒逼长剧行业革新。”杜红军向记者表示,这种“情绪价值”也激发了更多投资人的兴趣。同时,短剧成本低廉且与传统长剧项目相比,有望获得回报的概率更高。

李梦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透露,曾经以8000元卖过一个剧本,“当时缺乏经验,是以‘买断’形式卖出的,当我得知这个剧本拍成短剧后,用户付费已达到了400多万元”。

“几个人省一顿饭钱,可能就凑够一个短剧的投资。”杜红军告诉记者,原来300万元—500万元只能投一部剧,如果开播后效果不好就会赔得血本无归,而现在,相同的钱可以投10部短剧,赌赢的概率提高了,能给投资人更强的安全感。

多位受访对象均向记者指出,“成本控制”是短剧必须长期把握的核心。“与网络电影不同,短剧未来也几乎不可能会提高制作费用,否则无法控制成本。”杜红军向记者表示。

“科幻类的剧本我们肯定不收,制作起来成本太高,而且在市场上的成功率也比较低。”米花告诉记者。

如此严格控制成本的短剧,在“投流”上却毫不吝啬。在娱乐内容营销领域深耕多年的神谷文化创始人娄理畅告诉记者,现在的短剧投流市场大概单天的投流量在5000万元—8000万元之间,且根据内容受欢迎程度,这一数量还在不断攀升。

记者了解到,业内根据投流后获得的收益,选择是否持续投。“通常投流ROI(投流销售/投流成本)达到1.2倍才会进行循环投资。”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,短剧最终是靠“投流”来实现收益的。

“平均单部一般在300万元到500万元之间,我们接触过的项目最高费用达到了3000万元左右。目前平台上头部爆款短剧投流费用平均可超千万元,回报率一般是投资的3到4倍。”娄理畅举例,目前一部收入过亿元的爆款短剧,平台投流成本可达90%。

DataEye预计,2024年国内微短剧投流规模将超420亿元,2027年或达839亿元。不过,娄理畅认为,当下短剧卷的并非投流而是对内容的把控和创新。

“短剧市场是一个容错率极高同时投资回报率也极高的行业。但高投资并不一定会有高收益,反而一些小项目通过创新、有机会成为爆款。”在娄理畅看来,未来短剧一定会是以精品化为主,投流价格不会有太多变化,拍摄方式及营销手段将成为新趋势。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