童瑶新剧《微暗之火》市场表现平平,她仍被困在《三十而已》的“顾佳”中

搜狐娱乐专稿(山今/文)三年顾佳盘包浆之后,童瑶终于不演了。

新剧《微暗之火》中,她饰演的南雅,是被家暴的女性、被荡妇羞辱的女性、坚韧的女性、反杀的女性,也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角色。

可惜,《微暗之火》并未激起太大的讨论与话题,其站内热度的峰值仅8000出头,收视成绩也并不亮眼。自然,童瑶也没能一举走出“顾佳”之困。

当童瑶不再演顾佳,但她还是顾佳。

01 当童瑶不再演顾佳

童瑶演完三位顾姓沪上都市丽人(顾佳、顾清俞、顾茉莉)后,南雅出现了。

南雅来自悬疑剧《微暗之火》。她生长在上世纪的小镇,气质脱俗,美貌过人,家境贫寒,上进努力,热爱文学,想改变命运却无奈嫁给当地富商,婚后被频繁家暴,还被镇上居民造谣生活作风不检点。

颇有现代版玛莲娜(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女主角)之意味。

显然,这是一个与沪区都市丽人完全不同的角色,童瑶走出了她的舒适区。

但市场并没有给出太好的反馈。《微暗之火》正片有效播放的最高市场占有率仅10.5%,站内热度峰值只有8000出头;在收视底盘较大的央八播出,但其CVB收视率一度低于1%。

从悬疑剧的角度来看,《微暗之火》取得如此市场成绩或许并不算太意外。

事实上,《微暗之火》拥有一个很吸引人的设定——一位被家暴的30+小镇女性与小镇上最有出息的男大学生产生感情纠葛,其中还牵扯一桩杀夫案。

禁忌、背德的同时还有救赎文学以及女性的觉醒与反杀。

可惜,发力点有些偏了。

家暴杀夫案与两位小镇人的互相救赎必然是这个故事最大的看点。但当观众正好奇故事要如何展开时,正片先演50分钟叶祖新(警察林方路饰演者)查案,查的还是一个谜底写在谜面上的案子。

每当观众正好奇人物命运与故事展开时,查案情节就来了,导致叙事节奏被打断、被拖缓。有观众统计,在剧集前15集中,女主戏份160分钟,男主戏份173分钟,林方路查案戏份248分钟。

外地警察去封闭、边远的小镇上调查谋杀案,由此揭露出居民们隐藏的秘密以及复杂的人性。此类“小镇疑云”模式是经典悬疑剧叙事模式,美剧经常用,如大卫·林奇的《双峰镇》、高分美剧《谋杀》、妮可·基德曼主演的《大小谎言》等等。

但《微暗之火》的问题在于,它是强类型、强标签。观众其实已经知晓了故事的大概轮廓,这个故事有再多反转也不会太出乎观众意料,所以重点不应该是悬疑、查案,而是人物命运。

而对于童瑶来说,她其实并不太适合南雅这一角色。

在这个充满暧昧与欲望,需要荷尔蒙与性张力的故事中,童瑶有些过于清冷、知性了。她不属于那种张扬肆意的美,不太符合被整个小镇围剿的人设。

其次,这个角色本身也有些割裂感。《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中的玛莲娜因为美貌与性感被小镇居民嫉妒、渴望,南雅则是被塑造的“荡妇”,她实际是热爱文学、坚韧又倔强的高岭之花。小镇居民对她的偏见多半来自以讹传讹、三人成虎的谣言。

但剧中仍然会时不时闪现一些“西西里”式的拍法,将她的境遇与外貌、身体联系起来,此时童瑶的演出就有些缺乏说服力了。

比如上街买菜被街边妇人嚼舌根时,镜头聚焦在她的面部与身体;她在店里正常踩缝纫机被性骚扰时,镜头拍她的肩膀、背部、带有汗珠的颈部。

某些时候,南雅身上还会出现些许顾佳的痕迹。比如当她出现在装修精致的服装店时,当她和别人争执时,说是强势精致的都市丽人也不为过。

这也暴露出童瑶的另一个问题,当她不再演顾佳的时候,她好像还是不能摆脱“顾佳”。

02 “顾佳”之困

童瑶的职业生涯大致可以分为“顾佳前”和“顾佳后”。

《三十而已》之前的很长一段时间,童瑶经常在四五分的国产剧中打转,存在感并不高。直到《如懿传》的高贵妃和《大江大河》里的宋运萍,她才逐渐出现在大众视野。

一个是嚣张跋扈的宠妃,一个是干净质朴的白月光,后者让她拿下了白玉兰最佳女配奖。两个完全不同且获得认可的角色,证明了童瑶的可塑性其实不低。

但在《三十而已》后,童瑶却被“顾佳”定了型。

顾佳,中产、精致、要强、有能力。此类都市丽人角色,构成了童瑶的舒适区——江浙沪的爸妈,窝囊的老公,强势的她。

《心居》里的顾清俞,上海本地人,外表美丽,事业成功,自信且高傲,看不上追求她的暴发户,内心怀念着早已落魄的白月光。

《小日子》里的顾茉莉,富养江浙沪独生女,虽然事业还没起飞、老公也有些窝囊,但有家庭帮衬,260万的购房款轻轻松松入账,平时也能开豪车、住2小时800块的酒店。

除了人设、妆造的相似,这些角色还都带有一定“爽感”。

《三十而已》中,顾佳把欺负她孩子的妈妈打得满脸血,把婚姻第三者怼得哑口无言,最后甩掉老公,创业当女强人。《小日子》里,顾茉莉回击使小绊子的同事,当面放狠话,事后牵着老公说“做大女主真爽”。

顾佳、顾清俞、顾茉莉,仨角色放一起可以消消乐。

对于童瑶来说,“成为顾佳”实际并不算坏事。这让她在市场上拥有了较高的辨识度,成为30+都市女精英代言人,就像靳东之于中年男霸总,刘涛之于中年女霸总。

但“一直重复顾佳”对于演员来说却有些危险。

长期重复同类型角色,很难再上一层楼,也难再拥有代表角色、代表作。童瑶每有新剧上线时,顾佳就会被拉出来溜两圈。《小日子》播出时,“假如顾佳离婚后嫁给朱劲草”一度登上热搜。

在一个个重复的角色中,演技也容易退化。

“顾佳”之后,童瑶的表演就有些模式化,无论角色设定如何,喜欢抿嘴笑、习惯性地微仰下巴、与人对峙时爱轻挑眉头,但在《如懿传》中,她很少这样表演。

演什么都像“顾佳”,或者更准确地说,演什么都像她自己,没有提供千人千面的可塑性。所以尽管童瑶在《微暗之火》中选择了和过去完全不同的角色,但她并没有贡献颠覆性的表演,才会让很多观众觉得她仍然在演顾佳。她在用童瑶演南雅,却没有成为南雅。

童瑶,仍然没有走出“顾佳”之困。

这或许并不全是演员的错。很多演员都表达过相同的观点,即演员是被动的、被选择的。确实,先有剧本递过来,才有机会演,而演员火了一个角色后,很容易收到大量同质化的角色邀约。

但演员也是可以选择的。最近一次采访,秦昊说这三年找到他的电影剧本不少于100个,但没有一个打动他的,所以他没有选择。2019年的《风中有朵雨做的云》后,秦昊这几年演过的电影只有娄烨新片《三个字》,以及即将在戛纳展映的《一部未完成的电影》。

唐嫣也在采访中提到,拍摄《繁花》的三年,她回绝了所有的邀请,连剧本都不看,“没拍完(《繁花》)之前我不可能答应你接别的戏。”后来《繁花》的成功也让业内看到了唐嫣作为演员的可塑性,她在采访中称接到了很多剧本邀约,类型和角色更为宽泛。她选择了一个戏量不大但有突破的角色。

三年“顾佳”之后,童瑶选择了南雅。她并不是一个没有追求的演员,她的奖运甚至也好过了很多同行,希望之后她能真正摆脱“顾佳”。
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