押50赚400还能免费看演出?演唱会志愿者逃不开的“星”型陷阱

“五一”假期期间,凤凰传奇、林俊杰、郭富城、时代少年团等一众大咖接连开麦,借势捞金的不法分子也开始蠢蠢欲动,这次他们把目标瞄向了演唱会志愿者。“押金50佣金400包餐”“开志愿证明还能近距离接触明星”“开场前工作,开场后可以自选空座看演出”,如此诱人的上岗条件让粉丝蜂拥而至。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粉丝一旦报名,“招募方”便开始通过各种理由索要押金作为上岗保证金,但只要完成了信息收集和转账,这些所谓的工作人员便会迅速拉黑跑路、逃之夭夭。然而,埋藏在演唱会志愿者逃不开的“星”型陷阱,远没有这么简单。

陷阱1:上岗前“免费看” 上岗后“干苦工”

演唱会一票难求的背景下,演唱会背后的服务保障岗位被歌迷们奉为进场观演的“第二条路”,志愿者的岗位名额也被早早盯上。

北京商报记者调查发现,志愿者岗位职责为协助检票、分发荧光棒、现场秩序维护、组织观众排队等,岗位福利则往往被招募方描述为:能够与明星近距离接触、赚钱的同时还能免费看演出。

“拿到志愿证明增加学分的同时,还能免费看演出,我一下就动心了。”歌迷王桥在某本地生活公众号看到了演唱会志愿者的招募信息,便迅速提交资料应征上岗。

演唱会开场前,招募方告诉王桥和她的同事们,一天补贴40元,管一顿饭,工作时间是12时至23时,工作间歇能免费看演唱会。

但王桥的实际遭遇却与描述大相径庭,工作内容与所谓的福利“货不对板”。

“当时岗位描述的是场外服务保障,检票结束了就能进场看演出,到了现场却变成了发荧光棒,全程都没机会进到场馆里,演出结束了才进场工作,所谓的包餐就是炒饭和咸菜,简直就是免费的‘苦工’。”

王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一到场馆外,就把我们的身份证和手机收走了,原本的工作职责里写的是演唱会散场前工作2小时发荧光棒,结束后收荧光棒,但实际工作量大到一直收拾到凌晨1点才能拿回自己的东西下班”。

陷阱2:借招募招免费劳力刷流量

然而,这份招募方口中福利优厚的志愿者工作,背后还有更多套路。

“当志愿者居然要为自己拉票打榜。”歌迷陈瑞通过微信公众号填写了薛之谦演唱会的志愿者报名表,填表后不久他便收到了“招募方”的短信通知,“恭喜你成功获得薛之谦大连站志愿者投票资格”,并附上了一个链接。

陈瑞介绍道,“招募方”要求提交详细的个人信息,并将报名链接转发到朋友圈和群聊进行拉票,票高者就能获得志愿者名额。陈瑞补充到,朋友圈不少歌迷也转发了这条招募信息,同时,除了这场演唱会,薛之谦的重庆站、周杰伦的福州站、张杰的南昌站也存在这样的志愿者招募,所以当时并未设防。

但与王桥所经历的上岗后超量工作有所不同的是,陈瑞通过朋友圈大量为自己拉票,如愿登上了榜单前排,但直到演唱会开场,也没能接到入选的通知。

根据陈瑞提供的线索,北京商报记者也参与了某场演唱会的志愿者报名,填写手机号、证件号、学校等基本信息后,收到一则短信:“青年‘竟’赛”,恭喜你获得投票资格,并成为志愿者的候选人,并要求记者为自己拉票,票数高方可入选。值得注意的是,“竞赛”一词,在该短信中还使用了错字。

截至5月6日,北京商报记者再次登录该平台,但已无法正常打开。另有歌迷向记者反馈,该平台已因“社会事件类不实信息”“虚假活动”被判定为存在“欺诈、可疑服务及不诚信行为”并被封禁,所谓的志愿者招募也被主办方证实为非官方的假消息。

陷阱3:想上岗先缴费 支付完成秒被拉黑

报名的套路之外,志愿者岗位名额也有了明码标价。

电商平台上,以“演唱会志愿者”作为关键词检索,有商家以2200元的价格销售陈奕迅演唱会的志愿者工作证,对方还表示,“一天一个价、先到先得,不用干活直接拿着证件入场看演出就行”。

北京商报记者通过社交平台与一名宣称招募周杰伦南昌站志愿者的“招募方”取得联系,对方称,连续到岗两天可获得400元佣金,还能免费看演出。但由于记者是首次参与演唱会志愿者工作,又是身处异地,为了防止主办方被“放鸽子”,需要缴纳600元押金,当天到岗后立刻返还。

“名额越来越少了,早付押金你也早踏实,价格没准以后还要涨。”上述人士如是说。

然而,根据“招募方”的描述,周杰伦演唱会南昌站志愿者已经开始招募。但通过查询文旅部官网,显示该场演唱会“无数据”,票务平台也没有该场演唱会的开票信息,这意味着该场演唱会尚未定档。

此外,北京商报记者接到歌迷反馈,有所谓的“招募方”,以定金、到岗保证金为由要求支付50—300元作为参加志愿服务的押金,并声称上岗当天返还,甚至出现“招募方”直接以缴纳工作培训费用的名义要求歌迷额外付费,否则无法安排到岗。

但当歌迷由于迟迟接不到上岗通知而要求退款时,才发现联系方式已经被拉黑,当初提交报名信息的公众号也已经注销。

律师:取证有难度 受害者可争取集体报案维权

不久前,薛之谦演唱会主办方公开回应,“从未进行过义工招募,网上相关信息为虚假信息”。而此前,陈奕迅、周杰伦演唱会主办方也曾表示,并未发布过任何招聘兼职和志愿者的信息。

“索要高额押金、委托个人进行招募,不会出现在正规的志愿者招募流程中。”一名演唱会业内人士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演唱会工作人员的招聘有一套严格而规范的流程,为了减少筛选的成本,往往都是场地方或票务方统一管理,不会委托商业机构或个人进行招募,更不会提出押金等额外要求,观众需警惕个人信息泄露和财务损失风险。

北京某场馆方也回应称,招募志愿者都是通过具有相应资质的公司来进行,不会授权给个人,场馆方也不会索要高额押金,建议观众通过官方发布的正规渠道报名活动。

歌迷周然曾经报名参与过五月天、林俊杰的演唱会志愿服务,她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“志愿招募的平台往往是以公司性质注册的,如果是以个人的名义招募志愿者,提出征集信息或收取押金的要求,要提高警惕,往往是打着招募幌子骗信息和押金的‘李鬼’”。

当志愿服务成为了明码标价的生意和平台引流的手段,不仅严重违背了志愿服务的初衷,更对报名参与的人构成了潜在的风险。

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赵虎指出,对于以志愿者招募名义进行的骗局有关部门的治理一直在进行,但由于参与者利用网络行骗较为隐蔽,受害者较为分散,因此根治和取证的难度较大,处理起来也有可能由于未形成一定规模,未达到处罚标准而难以形成有效打击。

赵虎进一步指出,如果遭遇骗局或因此遭受个人信息被不法利用,受害者应尽快向公安机关报案,提供相关证据和信息,采取多个受害人集体报案则可以集合多方的力量和证据,提高效率。此外,赵虎也谈到,如果受害者是通过社交平台获取的此类信息,相应平台也应承担信息审核不严格、监管不到位的责任。

北京商报沸点调查小组

(责任编辑:王治强 HF013)

已发布

分类

来自

标签: